王红阳院士: 肿瘤耐药,挑战及方向

日期:2019-06-05    作者: jasy     来源: CCMTV肿瘤频道       分享:

过去的一年是我国抗肿瘤药物研发道路上丰收的一年,蓬勃发展之余肿瘤药物耐药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就此,CCMTV临床频道在COMB会议期间,独家专访了王红阳院士,听王红阳教授为我们答疑解惑。

王红阳院士



肿瘤学、分子生物学家,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国家肝癌科学中心主任,国际合作生物信号转导研究中心主任。精准医学中心主任、主任医师,中国医师协会精准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兼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主任。



以下为采访文字版

肿瘤治疗耐药机制

肿瘤耐药虽是老问题,但精准诊疗对肿瘤治疗要求越来越高,对肿瘤耐药也有很多新的研究和发现。肿瘤耐药主要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耐药,根据机制分为脱靶和不脱靶耐药,这涉及到很多耐药机制产生过程,及将来所要采取的对策的区别来进行定义和分类。




肿瘤发病,演变,复发转移,是充满异质性的动态学演变过程。不同肿瘤耐药机制千差万别,同时病人自身微环境变化,代谢、微生物、肠道菌群失调与否及免疫微环境改变等,均影响不同药物反应。特别是现在关注度很高的免疫疗法,比如抗PD-1/PD-L1治疗也有耐药问题,与肿瘤微环境和肿瘤发生后T细胞浸润程度是否一样都有关系。



原发和继发耐药机制同样千差万别,因此研究靶向耐药需要认真研究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演变及分型的复杂机制,由此研究靶标变化,再区分用药后是原发还是继发耐药,是脱靶还是不脱靶耐药。将这些基础问题研究清楚才能找到解决耐药问题的真正办法,给予每个病人个性化的针对性的靶向治疗。



与此同时,临床医生也需要有一些工具,比如过去有PDX模型,可以把体外模型转移到动物身上做检测,现在国际最新模型是做“类器官”模型,即把手术切除的肝癌细胞在体外做成类似肝脏的“类器官”,也可称为“微器官”,可以在该“类器官”上做针对该病人的系列筛选,如此找到针对该病人癌细胞最具靶向杀伤力的抗肿瘤药物,这种疗法能真正实现精准和序贯,可以根据病人状态不断调整联合用药方案和序贯治疗药物选择。

肿瘤耐药,挑战和方向

肿瘤耐药挑战是多方面的,目前为止人类对恶性肿瘤发病机理不完全清楚,因其是多基因参与、动态的演变过程,过程中受机体内环境、外环境多方面影响,甚至受病人生活习惯、生活状态、免疫状态、精神状态等影响,因此耐药机制也不了然。



最新研究结果显示,一些病人使用靶向药物后,会出现一批依赖靶向药物生存的细胞,这些细胞会快速增殖,不会使肿瘤缩小,反而使之扩大,这种情况下,医生及时停药恰恰是救了病人,类似这样新的发现还有很多,2017和2018年,肿瘤耐药方面有很多论文在Cell、Nature、Science这些顶级期刊发表,这揭示了新的机制方面的问题有待临床上更多更系统的理解,从而找到相应的临床策略。



恶性肿瘤耐药问题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要了解肿瘤发病机制、异质性的程度,找到精确分子分型的方法,然后需要更好的工具来研究筛选针对某个病人特别有效的药物。医生要及时发现新的问题,针对病人做出实时动态的具体方案,使它更个性化,更有针对性,得到更好的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