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谈“成为出色的临床专家”

日期:2018-03-15    作者:巴德年     来源:浙江大学报       分享:

成为出色的临床专家

   世界上最著名的医学杂志有5种,其中Cell、Nature和Science是涉及基础医学方面最著名的;而临床医学杂志最权威的是英国的Lancet、美国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我们往往说在Cell、Nature及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是一流文章,今天明确告诉大家,在Lancet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同在Cell、Nature及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具有同等价值。我们国家这些年来在Cell、Nature和Science上都有文章发表,而在Lancet、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却没有象样的文章发表。而我们在座的诸位特别是包括彭教授(注:彭淑牖教授),你们是有条件在Lancet、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的。我国在临床上有许多科研成果居世界领先水平。建国50年,总结中国对医学的贡献,可总结出堪称八大科学成就,第一是汤飞凡教授在世界上最早发现沙眼病毒(现在称沙眼衣原体)。第二项,1958年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广慈医院抢救大面积烧伤病人邱才康获得成功,我国治疗大面积烧伤居世界领先水平。第三项,1963年上海第六人民医院陈中伟教授世界上第一例断手再植获得成功。第四项,60年代初期,协和医院宋鸿钊教授在绒毛膜上皮癌的化学治疗中获得世界上最好的结果。第五项,紧接着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关于食管癌的综合防治研究,被评为全国十大科学成就之一,也被卫生部评为八大科研成果之一。第六项,上海医科大学汤钊猷教授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吴孟超教授关于小肝癌的研究世界领先。第七项,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王振义教授关于用促进细胞分化的方法治疗白血病获得成功。第八项,青蒿素作为抗疟疾的最好药品,是中国人发明的药物。这八项中,其中有六项是临床研究,在中国当前情况下,我们最有前程、最在世界上有发言权的不是基础而是临床,因为我们有那么多的医院、那么多的病人、那么多的实践机会,只要我们能抓住机遇,敢于创新,我想临床研究是非常有前景的。我作为中华医学杂志的主编,我和小陈(注:陈新石,中华医学杂志社编辑)谈过,想当年陈中伟的第一篇文章发表在中华医学杂志上。我们这个杂志应该作为通往Lancet、通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个桥梁和纽带,让我们共同努力来完成这样一个目标。

     当然,临床所谓的创新很重要的一条是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发挥我们的智慧,另外,临床研究创新也并不意味着什么都是全新的,有的老兵新传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大家知道,阿司匹林是新药吗?维生素B2是新药吗?叶酸是新药吗?阿司匹林自从曼彻斯特大学报告可以缓解冠状动脉硬化所引起的心肌梗塞,后来直至证明阿司匹林可以阻碍血小板因子从而阻碍血管当中的血栓形成;大家知道现在阿司匹林用作镇痛解热的还有多少?但是,阿司匹林一跃成为全世界应用最广泛的药品之一。维生素B2,过去用于治疗口腔溃疡,现在比一般剂量高8倍到10倍用在缓解心绞痛。叶酸现在用在治神经管畸形,难道这些是新药吗?是老兵新传。

  同样,眼看着被放弃的药物由于临床的观察却一跃成为世界获利第一,这药是什么?大家知道吗?伟哥。伟哥用了两年时间观察其用于治疗冠心病的效果,当将要废弃的时候,一位七十二岁的老人对大夫说这药对上边不好用对下边好用,不能放弃,并且他对大夫说你可以回去试试,这位大夫回去一试,果真如此。就这样,伟哥诞生了。伟哥诞生后辉瑞制药厂一跃成为美国最大盈利大户,没用几个月,辉瑞的股票成为美国最抢手的股票。难道这些是搞新药的药理学家发现的吗?不是,是大夫。

     我讲这些就是想给临床医生鼓劲,来反对那些假洋鬼子。他们来评价科研成果的时候,不是看成果的高与低,而是看达到什麽水平,是分子水平还是细胞水平?那些所谓的什麽水平实际上并不代表科研水平的高低。衡量一个临床科研成果,是看它是否真正有效,是否是在他人的基础上有真正的创新。一种治疗方法是否真正有效,必须取决于严格的对照和观察,而且经得起别人的重复,不能你做有效,而别人做无效,这不能说是科学。比如:彭教授今天介绍的的手术方法,如果彭教授用效果好,别人用效果都好,这才能说明这种手术方法有效,是科学。而如果彭教授用效果好,其他人用效果都不好,那说明好的治疗效果十分可能是由于彭教授的手术技巧或艺术,这就不能说明这种手术方法是科学。科学是可重复的,不可重复的不叫科学,而艺术则不同。

     当然,科学技巧艺术可达到完美的结合,也许别人重复的完美程度有一定差别,但是科学必须是可重复的。当然,科学必须是经过严格对照得出的结论。我在这里举一个例子,曾经有一次,我被邀请参加某省的一个所谓的成果鉴定,该成果引起当地领导的高度重视.说某中药提取液具有缓解疲劳、延长寿命、增强功能的效果。他们采用的实验方法非常简单,用2组小鼠,1组服用该提取液,而对照组不服用该提取液,2组小鼠同时开始游泳,结果服用该提取液的小鼠游得时间长。当了解到对照组服用的是由生理盐水,我想到一个问题,中药是含碳有机物,可提供一定的能量,于是要求他们测定该中药中的含碳量,并建议他们用同样碳分子的葡萄糖作对照,结果服用葡萄糖的对照组小鼠游得时间超过服用中药提取液的实验组小鼠。我之所以举这个例子,是想告诉大家科学必须经过严格的对照,如果该实验能排除能量因素的干扰外,还能真正得到中药提取液具有其他活性功效,那时你再跟我说报什么科研成果。因此,我们临床医师要在实际工作中须采用科学的方法、重复的方法、经得起推敲的方法使临床科学真正可取,而不去听那些广告宣传。

     去年春天,我们国家发生了一例引起世界波动的辩论,关于吃核酸是否有价值。相当一批生化权威教授都认为吃核酸没有价值,因为核酸是能够在体内合成的,但营养学家却认为吃核酸有价值,而广告词更具诱惑性:吃核酸,补基因。当时有人问我,我说:“我既不相信生化学家的推断,也不相信广告词地吹嘘,有效没效,要拿出实验,拿出对照,用数据说话。”我们搞临床研究,必须要有科学的设计、科学的统计、反复地重复,并且请别人去验证,只有这样我们的临床研究才能经得起推敲,才能得到不断提高。为此,我希望通过学术研讨会,彭教授,不但能推广你的手术方法,而且能凝聚成一股力量,在中国,用你的这种手术方法在胰腺癌的治疗方面、在肝脏手术方面不断提高治疗效果。作为医学包括外科手术学的发展,要讲究科学、讲究技巧、必要时要讲究一些艺术,但首先是科学。

   (李江涛 李海军 苏英整理 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