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因子怎么就变俗了!

日期:2019-06-25    来源:“丹崖良言”微信公众号       分享:

后边是附的是posting杂志主编的寄语,也就是这个寄语,让我感到羞耻!所以我要说一说。

在全民信仰影响因子的时候,我没有追随——所谓的没有追随,是不肖于那种为了追求影响因子而不择手段,通过串通互引来提升指标,甚至还冠冕堂皇地作为办刊经验来交流。

无论是教授主编,还是编辑同行,只要是让我听到,我都会直截了当地提醒:建议不要这样做,不地道!我手下的期刊,我就明确规定不允许!

为此,在高校科技期刊评价标准中,我发明了一个指标——互引指数,专门用来剔除那些互引过分的期刊。这个指标,后来被杜文涛引入到中国知网的评价体系——当时研究会评价的数据支持是由中国知网提供的,所以没有人知道这是我的版权,但至少不是中国知网的,而是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的。尽管我没有取得报酬,但我作为分管副理事长,我是履行职务而提出来,被研究会的常务理事会所接受。这是废话,我提起来的目的是用来说明,我在影响因子问题上的立场和观点——客观表达,实事求是。

而现在,全民又开始声讨影响因子,十分可悲。被你们“宠坏”的影响因子,其本身又有什么错!万恶的人性,可恶的世风。无论在什么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些人具有彻底的“革命性”,永远是时代的先锋!见风使舵,捞尽一切好处。作为世俗的政客,我能够理解,人格分裂而情非得已,但是,作为高级知识分子,那就有点贱骨头啦。

言归正传,堂堂的学术期刊主编,还是肩负国际化使命的主编,谈起期刊影响因子的提升,都心虚,像是做贼似的。难道,你的影响因子的提升是虚假的,是串通的!否则,有什么可以避嫌,有什么俗气!

期刊,堂堂正正地追求所发表论文能够为后续的研究起到实实在在的基础和指导作用,有什么俗气可言。难道,玩虚的,耍嘴皮子就高大上!难道,除了影响因子,你能拿出来更好的、可行的评价指标?!没有你就闭嘴,回家用功干活去,拿出好的办法再来指导别人。

罪过是谁?是影响因子,还是那些利用影响因子牟利者?偷懒借用者。影响因子是用来评价和指导期刊采购,因此也就是一种间接评价期刊的指标,谁让你拿来评价人,评价作者。谁让你拿来摆乎你个人的伟大——进入了一次青瓦台,你就是总统啦。高影响因子期刊上你发表了一篇文章你就是“高影响因子”了,在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中,谁都知道也有零被引频次的文章!

你不懂,被别人忽悠,就如同你被骗子电话诈骗,你就将罪过归咎于电话!

呜呼哀哉。只能说你弱智,活该? &—@—@

转发主编的寄语:“每年posting杂志的IF是很俗气的事,但是身为杂志的主编,向信任你的作者和评审专家们交出杂志的成绩单,又是不能躲避的责任。在EMI收到投稿和发表文章成倍增加的背景下,2018IF能再次登上新高6.212,颇感欣慰。我们没有很多大咖综述,不用各种人为手段,靠的是每篇文章的字字珠玑,希望在IF的光彩下有真实的含金量。我们学习的榜样是J of Virology, IF 4.324, 但誰都会为在上面发表一篇文章为荣。

来源:“丹崖良言”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