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啊焦虑 每天都活在恐慌当中 生理需求都没有了!

日期:2019-06-10    作者:温柔医刀       分享 :

时代像一列失控的列车,越开越快,给我们犹豫的时间越来越少,给我们上车的间歇越来越短,动作稍慢,错过机会,就可能赶不上趟,永远的被时代抛在后面。

曾经陪伴我们成长,记录我们生命那么多精彩瞬间的胶卷没有了;曾经陪伴我们长大,帮助我们了解世界还用来包书皮的知名报纸倒下了;曾经我们边打电话边用来防身的诺基亚手机没有了;曾经我们以为可以淘到便宜货买到物美价廉商品的市场也关门了。

那些我们笃信不疑的曾经,在一个不经意的早晨起来后就成为了永远的回忆。

共享单车的出现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但刚刚起步还没来得及步入辉煌的小黄车就被传出面临倒闭的流言。

小黄车创始人兼CEO信誓旦旦地出来辟谣: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

可是,要是连跪的地方都没有了呢?

有时,时代把我们淘汰,连声招呼都不会打。

在上班的路上,有一家店铺,原来一直做了好几年的鱼火锅,生意还不错,我都去吃了好几回,前两年突然关门。

然后,这两年就看着那个店铺反反复复几易其手,先是中餐馆,后又卖服装,现在又成了休闲会所。感觉隔几个月就在换老板,时不时就又在装修。

单位旁边有家水果店,也是开了好几年了。规模挺大,水果也新鲜,平常看着进进出出也不少人。前两天路过的时候,突然发现变成服装店了,看着都还不错的生意说关门就关门。

时代的进步,竞争的惨烈,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向我们袭来。

以前我们说,“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一般来说,总得花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吧;可是现在,说起,睡觉的功夫就起了,说没,转眼的瞬间就没了。那是地震的速度,根本不给人思考和回味的余地。

信息社会,每天都在创造机会,也每天都在掐灭机会;机会,像流星,像火花,稍纵即逝,不眼疾手快地抓住,可能永远都要错过。

焦虑,注定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每个个体共同的病症;恐慌,必定是我们这个社会所有人都无法摆脱的梦魇。

职场焦虑,社交焦虑,生活焦虑,教育焦虑;信息恐慌,知识恐慌,技术恐慌,本领恐慌。

焦虑现在,恐慌未来!

怀念那种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悠闲生活,虽然效率低下,节奏缓慢,但是生活安逸,心情轻松。

怀念那种日出起,日落归,扛起锄头修地球的田园时光,虽然劳累辛苦,皮黑肉糙,但是睡觉踏实,无忧无虑。

但是,时代的车轮正在大踏步的滚滚向前,过去数十年的慢节奏生活已经被调到了快进档。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高兴不高兴,要想生存,就必须紧跟时代步伐,否则就会像时代淘汰历史一样把我们扔进时间的漫漫长河中。

群里有同学在发旅游途中的各种美照,朋友圈里也有人在更新到各地各种海吃海玩海嗨的图片,看得我们只流口水,恨不得跟随他们的脚步也走到天南海北去。

可是,看看手头一大堆的工作,想想还有那么多没做的事情,思绪一下子又被拉回残酷的现实。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只是美好的向往。再过二十年,等退休了,孩子长大了,我们再相约一起在海边搭个小楼,布置个小院,晨起看日出,躺卧看日落。

诗和远方仍然在我心中,但是,眼下先让我面对生活。

信息社会的发展,每个行业都在面临脱胎换骨的巨变,医疗行业更是科学发展和时代变革的风口,所有科技的进步都争先恐后地在第一时间转化成医学技术的革新。

医改、绩效、科研、学术注定是每个医护人员都无法回避的话题;新设备,新药物,新手段,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也是每个医护人员必须具备的知识和技术。

新指南,新规范,新共识,时不时就在更新,一种理念才接受,另一种理念又涌现,不及时跟进,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打脸。

当医生难,当一个紧跟医学发展的医生更难!

每时每刻都要学习培训,每个周末都要开会研讨;几个月不参加会议,就像间隔了好几年一样,很多观念说不定就已经过时。

与朋友聚会的时候越来越少,回家看望父母的频率越来越稀,总想着等稍微轻松一些的时候,等有空闲的时候,与朋友和家人好好聚一聚。

但是高压的工作状态,紧张的生活节奏,好像并不打算给我们机会。

忙,永远是这个社会的共同特征;快,永远是这个时代的鲜明旋律。

快递、快餐的出现迎合了人们对高效率生活的追求,什么都要快。结婚要快,闪婚;离婚要快,闪离;晋升要快,闪提;下跌要快,闪崩。

快速前进的社会要想跟上时代的步伐,就必须要不停地学习,每天都要学习,每刻都要学习。

一天不看几页书,一天不学点新东西,总觉得又荒废了一天的光阴。

已经记不起上次进电影院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起上次好好追部剧是哪一年。

偶尔看到有些妹妹边吃饭边看连续剧的时候真是羡慕,她们还没有意识到生活沉重的压力,不知,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紧张的生活节奏,忙碌的工作状态,也严重影响到了生活的质量。有媒体报道,过去十年间,抑郁症和焦虑症患者不断增多,人们的性生活频次也降到了多年来的最低值。

研究表明,美国人在21世纪10年代早期的年均性行为次数比上世纪90年代末少9次,从每年62次降至53次,下降了15%。而且,各性别、种族、地区、教育水平和工作状态的人群中都存在这一现象,其中,已婚人士下降得最为明显。

我国没有看到这一方面的数据,但是根据既往对东西方人种体质差异的观察,我们的数据应该不会更乐观。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可以分为五种: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低层次的生理需求减少了,高层次的自我实现需求提升了,不知这是时代进步的代价,还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种方式?

有人说,生活就是一种折腾。我非常认同这种观点,关键看为什么折腾,折腾什么,怎么折腾;而且,不折腾又何来的生活?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