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冥界四花

日期:2019-06-06    作者:陈静    来源:中国药房网       分享 :

自古以来,关于冥界的传说总是充满神秘的色彩,其中冥界四花——生在在冥界的花,更是集美丽、妖异与邪恶于一身。它们不仅拥有摄人心魄的美艳身姿,神秘哀伤的传说,还拥有最黑暗的花语。它们就是彼岸花、曼陀罗、水晶兰、罂粟花,连名字都如此妖冶,似要赋予阴暗不见天日的冥界一种异样的温柔。 ? ? ? ? ?

冥界四花,象征着死亡与毁灭,而听起来这样邪恶的花除了它们身上让人津津乐道的或传奇或恐怖的传说与力量外,摇身一变,又是治病救人的药物。

彼岸花

彼岸花血色鲜红,又名曼珠沙华,传说它是生长在黄泉路上的接引之花,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且曼珠沙华开的非常准时,总在秋分时节开放,而春、秋分前后交替时间称为“彼岸”,故称其为“彼岸花”。“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彼岸花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相传其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其花语“悲伤的回忆”更让人看到它就想到分离与死亡。

红色的彼岸花又名红花石蒜、石蒜,为中药石蒜的植物来源,秋季取石蒜鳞茎,洗净晒干即可入药,以个大者为佳。

石蒜性温;味辛、甘;有毒;归肺、胃、肝经。具有祛痰催吐,解毒散结之效。

用法与用量:内服:煎汤,1.5-3g;或捣汁。外用:适量,捣敷;或绞汁涂;或煎水熏洗。

本品内服外用皆可,但由于其含有石蒜胺碱等多种毒性生物碱,具有一定毒性,内服不易掌控剂量,而外用居多。使用时也需注意体虚无实邪者禁服,皮肤破损者禁敷。

临床上常将其捣烂,佐以葱、姜等药物以醋、酒、蛋白等调敷于患处,用于胸腹积水,恶疮肿毒;痰核瘰疬;痔漏;跌打损伤;风湿关节痛;顽癣;烫火伤等疾病。石蒜外用起效迅速,效果明显,这也许与其解热、抗炎、镇痛、抗病毒、调节免疫等作用有关。

【附方】①治水肿:鲜石蒜八个,蓖麻子(去皮)七十至八十粒。共捣烂罨涌泉穴一昼夜,如未愈,再罨一次。(《浙江民间草药》)

②治便毒诸疮:一枝箭(石蒜)捣烂涂之。若毒太盛者,以生白酒煎服,得微汗愈。(《圣惠方》)

③洗痔漏:老鸦蒜、鬼莲蓬。捣碎,不拘多少,好酒煎,置瓶内先熏,待半日汤温,倾出洗之,三次。(《纲目拾遗》)

④治便毒诸疮。用石蒜捣烂涂搽。毒重者,把石蒜洗净,以生白洒煎服,汗出为好。

⑤治汤火伤。老鸦蒜(石蒜)、兰花根、酸浆草、三匹风、红茶花各适量。捣烂外涂。(《万县中草药》)

曼陀罗

曼陀罗,长得非常美丽,拥有多种妖娆魅惑的颜色,但全株有毒,而且毒性很大,若不小心误食,可能20分钟就会出现中毒的状况,最严重的24小时之后会开始昏睡、痉挛、甚至昏迷死亡的情况。在西方的传说中,曼陀罗花十分的不详,有着一种令人畏惧的恐怖色彩。这种花常在刑场附近盛开,代表着死亡,据说但凡是遇到曼陀罗花开花的人,他的最爱都将死于非命。作为生在在冥界的花,曼陀罗不仅可以置人于死地,同时也拥有诡异的花语。它的花语,随颜色而定,不同颜色,有着不同的花语。紫色曼陀罗花的花语是恐怖;蓝色的花语是诈情,骗爱;黑色的花语是死亡、爱与复仇。但曼陀罗在佛教中却又被当作灵洁圣物,也有一些浅色曼陀罗拥有比较美好的寓意,如粉色曼陀罗的花语是适意;绿色的花语是生生不息的希望;金色的花语是敬爱,天生的幸运儿,有着不止息的幸福。

白色曼陀罗的花语是净化,是天上开的花,白色而柔软,见此花者,恶自去除。

正如白花曼陀罗的花语“净化”一样,也许它的出现就是为了净化邪恶的紫色、蓝色、黑色曼陀罗带来的恐怖、欺骗与死亡。白花曼陀罗一方面虽仍具有镇静催眠、产生幻觉,甚则引起抽搐和痉挛的作用,但另一方面,其在中药麻醉上有巨大的历史贡献,“麻沸散”即以此为主要成分,且以白花曼陀罗为主要组成的现代中药麻醉剂已在临床中应用广泛,且在哮喘、肺炎、精神分裂、风湿性疾病等具有良好的效果。

白花曼陀罗作中药时名为洋金花,8~11月间,将初开放的花朵采下,晒干、阴干或微火烘干即可。洋金花性温,味辛,有毒,归肺、肝经。具有平喘止咳,解痉定痛之效。

用法与用量:内服:煎汤(或泡水),1~1.5分;入散剂,3~5厘;煎酒或作卷烟吸。外用:煎水洗或研末调敷。

由于洋金花含有莨菪碱、阿托品及东莨菪碱等生物碱,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使其先高度兴奋后转入抑制作用,刺激大脑细胞及脊髓神经反射系统,进而产生痉挛、抽搐等反应。因此,洋金花中毒反应迅速,一般在误食或服用过量后半小时,最多不超过3小时就会产生毒性反应,内服中毒患者的症状一般表现为颜面及皮肤潮红、躁动不安、脉率加快、步态不稳、头晕、谵妄、口干口渴、言语不灵、瞳孔放大、对光的反射消失等,严重者在24h后进入晕睡、痉挛、紫绀,最后晕迷死亡。其中毒后主要解救方法为催吐、洗胃、导泻,严重者可肌肉注射新斯的明或毛果云香碱进行综合治疗。

由于洋金花具有此种毒性,内服宜谨慎,故也常外用于风湿、疮肿等疾病。如①治肌肉疼痛、麻木:洋金花6g,煎水外洗。(《广西本草选编》)

②治诸风痛及寒湿脚气:曼陀罗花,茄梗、大蒜梗、花椒叶。煎水洗。(《四川中药志》)。

③治面上生疮:曼陀罗花,晒干研末,少许贴之。(《卫生易简方》)

水晶兰

这种名字听起来非常圣洁的花在小说中常被形容成一种“阴邪之物”,是一种毒物。但水晶兰并没有毒性,只因它是腐物寄生植物,自己不产生任何营养物质,无叶绿素不进行光合作用,完全靠其根部寄生在其他腐质植物上,来吸取养分,也因此被称为“死亡之花”。由于没有叶绿素,通体晶莹剔透洁白,有若水晶状的菸斗像水晶一样,而有了“水晶兰”“梦兰花”“水兰草”这样梦幻的名字,由于其在黑暗中可以发出诱人的悠悠的白光,并发出淡淡的幽香,而又有“幽灵之花”“幽冥草”的别称。传说水晶兰具有神奇的魔力,能起死回生,但采摘的人们都没有活着摘取回来的,在武侠小说中常作为灵异神奇的存在。

水晶兰虽然没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力量,却也有良好的药用价值,对医治内虚久咳有很好的疗效。

水晶兰药用为鹿蹄草科植物水晶兰Monotropa uniflora Linn.的根或全草,是贵州地区的民间用药,生于海拔500~1200m阴湿的山坡或山谷林下,除西南地区外,山西、陕西、甘肃、青海、安徽、浙江、江西、台湾、湖北、西藏等地均有散在分布,缅甸、尼泊尔、不丹、锡金、印度、孟加拉、朝鲜、日本、南北美洲也有。水晶兰由于不含有不含有叶绿素,通体呈现近透明的白色,只有花药呈现黄色,干后呈黑褐色,形成巨大反差。


水晶兰性平;味甘,微咸;归肺经,具有补肺止咳的作用,主治肺虚咳嗽。水晶兰作为贵州民间药物,常用于滋补身体治疗肺虚,一般取水晶兰30g,煎水服用,或与瘦猪肉一起炖食服用,用于医治肺虚久咳,具有很好的疗效。

罂粟花

罂粟大家都很熟悉,这种花外表艳丽,又充满诱惑,在传说中有着很大的魔力,也有着极大的诱惑力,直将人带入深渊,推进毁灭,走向灭亡,它可以炼制毒品,也被称为邪恶之花。罂粟花的花语即为走向毁灭的诱惑,意为这种美的诱惑极其的强大,强大到很多人愿意接受这种毁灭去接受这诱惑,象征着一种自我毁灭性的对美的追求。罂粟花的花语多样,还有“死亡之恋”、“天使与魔鬼的化身”的等多种含义。

虽然罂粟被世人误解,世人闻之即恐,避之不及,但罂粟花本身并没有什么香味,从气味上并不能魅惑人心,将人诱入死亡之地的也只是拥有不纯洁灵魂的人类自己犯下的罪。罂粟传入我国历史悠久,其最初纯粹是作为观赏植物与药用植物进行传播,并未用于毒品,在唐代即有关于其形态的记载。之后在《宣明论》、《和剂局方》、《世医得效方》、《证治准绳》、《本草纲目》等多部中医药典籍中均有记载。

罂粟主要药用部位为其干燥成熟果壳——罂粟壳,别名御米壳(《宝庆本草折衷》),米囊皮、米罂皮(《鸡峰普济方》)等,药用正品为罂粟科植物罂粟Papaver somniferum L.,在秋季采摘已经割取浆汁的成熟果实,破开果壳,除去种子及枝梗,干燥。乳白色浆液制干后即为鸦片。罂粟壳虽然已经割取过浆汁,但仍然具有成瘾性,不宜常服,且本品有毒,不宜过量,儿童禁用,中毒时可出现昏睡、大汗、面色苍白、口唇紫绀、瞳孔缩小、呼吸不规则等症状。

罂粟壳性微寒,味酸、涩,归肺、肾、大肠经,具有敛肺、涩肠、固肾、止痛之效,常用于久咳、久泻久痢的治疗。

由于罂粟壳酸涩,主收敛,可于疾病后期机体虚弱疲乏之际用于收敛固脱,减少虚耗之气,而于疾病初期忌用。咳嗽初起,风寒外邪未散或肺火盛而痰火未清,或泻痢尚有积滞时若有误用,则会加重咳嗽症状,更加难以治愈,收涩则肠胃湿热邪气无从泄之,水道不通,积于体内,恶化病情而腹痛难忍、骨节肿痛等。

用于止咳,罂粟壳常用蜜炙品,以增强其润肺止咳之效。

治疗肺虚之久咳,常与乌梅配伍,增强敛肺止咳之效。如金·《宣明论方》小百劳散:御米壳(罂粟壳)不拘多少,炒为末,每服二钱(约4g),入乌梅同煎水一盏温服;食后有汗,加小麦三十粒,同煎温服。

治疗肺气虚甚者,可与人参,五味子等同用以收敛固涩,益气固脱。如金·《宣明论方》安神散,治远年近日喘咳不已。御米壳(罂粟壳)蜜炒、人参、陈皮(去白)、甘草(炙),各一两。为末,每服一钱,煎乌梅汤调下,临卧服。

《普济方》金粟丸,治一切咳嗽。粟壳(去筋,蜜炒)一两,五味子半两,杏仁(炒)半两,胡桃肉半两。上为末,同蜜丸如弹子大,水一盏煎服。

用于泻痢,罂粟壳常用醋炙品,增强其收敛固涩之效。

治水泄经久不已,最宜与乌梅、大枣配伍,增强涩肠止泻之效。如《经验方》:罂粟壳一枚(去蒂膜),乌梅肉、大枣肉各十枚。水一杯,煎七分,温服。久痢亦可与木香、黄连同用;泻痢经久而见虚寒者,可与人参,白术,肉豆蔻等益气健脾药物同用。

作者简介

陈静 女,汉族,河南中医药大学研究生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