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五朵云的重逢

日期:2017-04-21    作者:刘萍       分享 :

今年三月初去广阳岛跑步,环岛一圈之后,在第二圈快跑到岛上的那片满是破烂的旧房处时,我疲惫的余光散漫地晃到脚下右边的草丛,突然觉得有道黄绿色的光影掠过,忙回头去,啊!居然是它!


这是存在于我儿童时期记忆深处的小草,因为它独特的风姿和明亮的色彩,与它周围丛生的杂草灰暗苍老的色调是那么样的不同,就像我小时可望不可及的那些书香家出生的女孩,深深吸引了我。


我一直觉得它是高贵的,虽然它并不是长在花盆中,而是长在野地里。我一直遗憾的是我并不知道它们的名字,我有些愧疚,感觉对它很不礼貌。


路边的它们有好几株,挺立在那里,但我舍不得停下脚步,而且我相信前方肯定还有很多,于是,它们变为了过客,被我留在了身后。后来,虽然一路寻找,直到我的跑步目标任务完成,再没能看它们,我遗憾地离开了广阳岛,因为没拍上照,也就意味着我仍然无法查出它们的名字。



广阳岛上的油菜花田


单位38节组织的十公里徒步活动,又牵动了我们的缘分,我再次登上了广阳岛,这回,我决心无论如何我也要带回它们的倩影。当经过那处正在修建观测台的工地、跑过了那段人行道上未铺红色沥青的小砖路后,我知道,离它们越来越近了。果然,我找到了它们,大约有6、7株,小的、大的,高的、矮的,就算是聚在一处,彼此间也并没有贴在一起,就像村民的农舍,彼此独立又相隔不太远以能相互照应。


我蹲在地上,屏息凝神,掏出手机靠近它们,因跑步带来的身上的热气似乎干扰了它们,出现在手机镜头里的它们似乎因受到微风而轻轻晃动,于是就出现云一样模糊的绿影。我耐心等待,虽然因暂停跑步后汗水开始大滴大滴地滴落,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终于为它们都一一拍了照,有的是全身,卓约的风姿;还有的是顶部,圆圆的、层层叠叠的叶组成了一张大笑脸。


我继续往前跑,思绪飘回了童年。每次一想起我的童年,我都觉得很是自由的,不像好多成功的人,比如某主持人,一想起童年就流泪,过早的拼搏和奋斗,会带来一生的恐惧不成功、不拼博的生活。


我记得童年时,大部分时间我都背起背篓满山遍野地逛,只需要在回家时背篓装满草即可。我由此看到了很多植物,但可惜,都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偶尔问大人,他们也只认识其中的少数,有时告诉我的也是经多代口口相传的“听似”名,比如有种叫“锯锯藤”的植物,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已扬名几千年的葎草,还有种因鹅经常会吃,就被随意的称为“鹅儿草”的植物,它其实有个灿烂的名字叫做“繁缕”。所以,我小时看到的大部分植物都因叫不出正确的名称,而无法向别人描述,自然也无法与别人分享和交流。



而每次看到这个清丽脱俗的小草时,我都会绕过去,不忍心踩踏它们。一晃30多年就过去了,一次不经意的相遇,才发现它们居然还深深在埋在我的记忆里。


泽漆



跑完后的间隙,我将它们的照片上传到了“形色”软件上,终于知道了它们的名字——“泽漆”,当然,还有其他名字,比如“五朵云”。对泽漆这个名字我很难接受,当然,也看到了对此的解释,即它们可以用于制漆制烤胶。


《本草经集注》曰:“此是大戟苗,生时摘叶有白汁,故名泽漆”。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娇嫩的小草,怎么可能用来制漆那样东西呢?而且,制漆是不是应该算是现代的工艺,古代没有制漆工艺怎么就会出现与漆有关的名字了?是不是我认知有误?另外,还说其有毒,即接触它们的乳浆后可致过敏(所以,有的地方名其为乳浆草或乳草)。


当然,它们毒性到底有多大,并没有说清楚,比如只摸一下茎叶会过敏吗?还是扯断它们的茎叶、把它们弄破了流出汁碰到手上才会过敏?汁水沾到一点就会过敏?还是要接触大量的才过敏?而且正由于其有致过敏作用,导致其还有一个非常难听的俗名“肿鸡鸡草”,我实在无法接受。


之后,我碰触它都是小心翼翼的,而且总感觉皮肤有些发痒,也许可能是只是心理作用吧。但我想,如果谁把我身上的零件弄断了或身体弄破了,我也肯定是要奋起反抗保卫自己的。


在农家乐吃过中饭,与同事相约去挖野葱时,我就在蚕豆地旁又发现了它们。我一直以为它们很稀有,结果在此后不到300米的乡间小路上,我不断地看到它们的身影,以至于最后,我终于挖了2株带回家,试试看能不能养活它们。


自从知道它们是谁后,我终于能更仔细的观察它们,大的每株撑出5支伞柄(所以有的地方称其为“一把伞”或“凉伞草”),每支伞柄上又分出5支,一簇一簇,分不清是花是叶,精巧细致,因此叫“五朵云”。仔细看,它们茎部无明显特征,只是茎是紫红色的,茎的顶部有5片叶子,在5片叶子环绕的中间,又长出由2片叶子一组组成的5支伞柄,这2片叶子中似乎呵护的就是雌蕊和雄蕊了,花也是绿色的(怪不得有的地方称其为“绿叶绿花草”)越在顶部的叶片基部颜色越亮,有点渐变的色彩画面,从远处看,似乎真有点像祥云。



之后,我又多次上网去查,没有查到更多的关于用它制漆的信息,只查到了其为大戟科草本植物,也是一种药材,还有别名为“猫眼草”和“五凤草”,主治“水气肿满、痰饮喘咳疟疾、菌痢、瘰疬、结核性瘘管、骨髓炎”。


李时珍对其描述如下:“泽漆是猫儿眼睛草,一名绿叶绿花草,一名五凤草。江湖原泽平陆多有之。春生苗,一科分枝成丛,柔茎如马齿苋,绿叶如苜蓿叶,叶圆而黄绿,颇似猫眼,故名猫儿眼。茎头凡五叶中分,中抽小茎五枝,每枝开细花青绿色,复有小叶承之,齐整如一,故又名五凤草,绿叶绿花草。掐一茎有汁粘人”——李时珍不但是草药学家,更是作家,如此形象又准确地描述出泽漆的植株特点,我自愧不如!


在《全国中草药汇编》记录其:“以全草入药。春夏采集全草,晒干入药。性味辛、苦,微寒;有毒;归经归肺、小肠、大肠经。主治利水消肿,化痰散结,杀虫。用于水肿,肝硬化腹水,细菌性痢疾;外用治淋巴结结核、结核性瘘管,神经性皮炎。并可灭蛆、孑孓。外用适量,熬膏外涂”。


而《中药大辞典》记录其化学成分有:槲皮素-5,3-二-D-半乳糖苷、泽漆皂苷、三萜、丁酸、泽漆醇、β-二氢岩藻甾醇、葡萄糖、果糖、麦芽糖等。而乳汁含间-羟苯基甘氨酸、3,5-二羟基苯甲酸,干乳汁含橡胶烃(聚萜烯)13%、树脂62%、水溶性物25%。种子含水分7.74%、脂肪油32.61%、蛋白质17.43%、纤维素33.82%、糖及糖苷2.18%。其中“乳状汁液含刺激性树脂,接触局部可使皮肤发红甚至溃烂,能腐蚀疣”。终于找到其毒性成分原来是高含量的树脂刺激所致!但同时该辞典描述“茎叶煮熟之后便没有毒”。


至此,终于才算对泽漆有了些认识,感激它带给我的美好记忆,故以此文字记念。




作者简介

刘萍:副编审,理学学士、主管药师、执业药师。任中国药房杂志社第一编辑部副主任,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药学专业、四川外语学院英语专业、重庆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

更多读书心得分享敬请关注作者微博 @马育植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