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仿制药遭各省招标、医院区别对待,引发《焦点访谈》关注!国家将从制度上为仿制药替代原研铺路

日期:2018-05-09    作者:老默    来源:E药经理人       分享 :

作者 老默随着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逐渐落地,国家鼓励仿制药替代原研药已是国政,但不少省份在招标、医院使用等方面却并不支持,让国家大政落地难,个政策之间配套、衔接漏洞百出,引起《焦点访谈》关注,主持人直言:提高仿制药水平,必须得全链条入手,既要从研发生产上提高药品质量疗效,也要从制度上为仿制药的市场推广、供应保障铺路。




“我国是仿制药生产大国,全国五千多家化学生物制药企业,基本都是以仿制药生产为主;近17万个药品批文中,仿制药占比高达95%以上,是保障人民群众健康的主力。但长期以来,我国高质量药品市场主要被外国原研药占领,部分原研药价格虚高,而我国仿制药质量参差不齐,市场低水平恶性竞争现象严重。”


5月8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既对新药审批、临床试验等行业热点予以关注之后,再度将视线聚焦至了当前环境下关于改革和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相关情况,直指仿制药产业痛点。



作为最具影响力的官方媒体的重磅栏目,《焦点访谈》在此时连续以如此篇幅对于新药审评与仿制药使用予以关注,其透露出的意义其实已经不言自明。



实际上自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出台起,关于如何促进仿制药研发、提升仿制药质量疗效以及完善仿制药相关配套支持政策便在行业中被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及的高度。



来自国家政策层面的要求也已十分清晰,不管是要求及时纳入采购目录,还是要求对仿制药落实税收优惠政策和价格政策,其最终目的都是一个:促进仿制药对于原研药的进口替代,提升人民群众对国产仿制药的信心,鼓励临床优先使用通过一致性评价的高质量仿制药。


但不得不注意的是,尽管无论是政策环境还是舆论导向,关于优质仿制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快速发展的铺垫都已经完成,但即便如此,医院的准入阻力、政策在地方的落地难题,以及各政策之间的配套协同熟路,都可能成为摆在仿制药面前的最大掣肘。



而这些问题一日不落实,仿制药困局就一日难解。1仿制药遭区别对待



质量与原研产品一致,价格还要便宜三分之一,数量巨大的患者在迫切等待,但医院却宁愿选择更贵的原研药。


“据国家癌症中心公布的数据,原研药吉非替尼已经进入我国1200多家医院,而国产吉非替尼仅仅进入我国200多家医院。”就在今日播出的《焦点访谈》中,齐鲁制药集团副总裁徐元玲谈起仿制药如今在国内市场的使用,不免感慨。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种市场表现中的巨大差异,其实并非因为被人诟病已久的仿制药与原研药之间的质量差异。


仍然以国产吉非替尼为例,2016年12月17日,齐鲁制药研发的吉非替尼首仿药(商品名:伊瑞可)经CFDA批准取得上市许可持有人文号,成为中国首个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MAH)试点品。



而在这一光环加持之下,伊瑞可又于2017年12月29日成为国内第一批通过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产品。应该说,在质量层面,吉非替尼首仿药目前已毫无疑问的位于国内仿制药第一梯队之中。


但即便这样,国产的吉非替尼在实际的地方医院准入中仍然处处碰壁。其背后的原因只是三个字:药占比。


这正是齐鲁制药目前在各地推广吉非替尼首仿药伊瑞可时所遭遇的最大困境。2016年5月20日,原国家卫计委公布了《关于公布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结果的通知》,三个最终入围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的品种中,就有由阿斯利康生产的吉非替尼原研产品易瑞沙。



根据当时的文件规定,各地在2016年2017年的采购周期内,对三个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品种将不再另行组织谈判议价,且鼓励优先采购和使用谈判药品。


在这一文件的影响下,各地的具体落实政策也相继发出。2017年4月19日,重庆市卫计委首先发布《关于不将国家谈判药品纳入药占比统计的通知》,称在2016-2017年药品采购周期内,各医疗机构统计、填报药占比指标时不计算此三个药品。



2017年11月15日,安徽省卫计委则发布《关于加强药品采购使用管理的通知》,除了上述三种产品之外,也将2017年4月人社部进行的药品价格谈判所涉及的36个品种包括在内,一并不纳入药占比。



除此之外,浙江、广东、甘肃等多省份也有类似的明确文件发布,而内蒙古自治区、云南省等地则是将易瑞沙等品种列为单独核算品种,不纳入医保总额限制。


从宏观上看,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的进行,使得原研产品虚高药价在最大幅度得以降低以使患者受益,国家的医保压力也相应减轻许多。



但与此同时也必须考虑到的是,由于纳入药品价格谈判的品种绝大多数都是跨国药企的原研品种,且各地在执行将谈判药品不纳入药占比的政策时,并非以药品的通用名为标准,而是以具体的商品名为标准,这就使得日后相应产品的仿制药在进入市场与其竞争时,直接面临着巨大的医院准入难题。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2017年我国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应降到30%左右,如今已是2018年,从各地方医院的实际行动来看,关于药占比的把控仍呈趋严之势。



在这种情况下,哪些品种不纳入药占比,自然会得到绝对的市场空间。而作为这些品种的竞品,即便药物经济学表现再优异,恐怕也难以在“不占药占比”这一政策面前占到任何优势。


在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已经逐步落地的情况下,这种境遇显然对于国家层面正大力扶持的仿制药产业来说并非是一种乐观的局面。2仿制药企待闯三关



“粗略地算了一下,齐鲁制药从2010年底左右开始吉非替尼仿制药项目,包括研发费用、设备购置、生产线优化、原材料及辅料的购买等等,历时六年多,花费大概有1.2亿人民币,最终才得到了一个高质量的吉非替尼仿制药。”齐鲁制药集团药物研究院副院长管凯林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