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房托管落幕 药品市场再洗牌

日期:2019-03-11    作者:王婧    来源:财新健康        分享 :

数千家医院与药企之间的药房托管合同或将作废,医院药品配送权将重新分配



全文5142字,点击文末链接可畅读全文。


   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下称妇儿中心)的珠江新城院区,患者最能体会到什么是“药房托管”——拿到处方,交款盖章,然后走出医院,前往一条马路之隔的“大众医药”药店拿药。处方单上的条形码在报到机上一晃,患者就可坐等叫号取药。


  “大众医药”药店是广州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医药)开设的,门口并无广州妇儿中心的显著标志。店内分两部分:一部分类似传统的医院药房,患者在窗口等候取药;另一部分类似零售药店,对外出售非处方药品。


   从2016年开始,妇儿中心的患者需要在院外取药。当年,妇儿中心将药房托管给广州医药,取消了院内门诊药房。医院还要求,广州医药在院外另寻药房用地。妇儿中心还有一个院区位于广州市人民北路,那里的药房更是设置在临街商铺三楼、麦当劳楼上。


   药房托管是指医院通过协议形式,将药房的药品销售活动交给医药企业进行 有偿经营和管理,药房所有权仍归属医院。


    出现这一重大变化,是因为从2012年开始,“药品零加成”在全国推广,药房迅速从医院的利润部门变为成本部门。为节省成本,药房托管在全国遍地开花。据财新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广东一地,就有至少140余家公立医院将药房托管出去。业内人士称,从全国范围看,在大中型城市中,至少有一半以上三甲医院把药房托管给药企,数量不少于1000家。


    大型三甲医院,是药企必争之地。药企获得药房托管权限,意味着垄断了这家医院的药品配送。医药界人士公认,医院药房是目前药品销售最重要的渠道。通过药房销售出去的药品,占全部药品市场份额的八成以上。


   药房托管不但涉嫌垄断,而且助长行业腐败。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巡视员廖新波多次公开表示,药房托管名义上打着“医药分开”的旗号,实质是“科室承包”,是药企给医院输送利益。


    药房托管因此备受争议。2018年11月26日,国家卫健委发文,要求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在地方层面,据财新记者统计,自2018年5月至今,至少已有12个省份发文,禁止或规范药房托管。


   药房托管落幕,即将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数千份药房托管合同或将作废,医院药品配送权或将重新分配。已经改变的市场格局,还能回到从前吗?




财务乱象     药品托管往往需要药企、医院和政府三方参与。2014年,华润医药拿下广东省人民医院和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药房托管项目,就是以华润医药与广东省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为先声。这两家医院每年的药品销售额总计超过30亿元,药房托管后,华润医药垄断了这两家医院的药品供应。


    廖新波告诉财新记者,药房托管从诞生开始,一直处于政策灰色地带。“2018年之前,各地政府对药房托管的态度,既没有明确鼓励,也没有明确反对。”廖新波说。


   “药品零加成”改革前,医院最高可在药品实际购进价基础上加价15%销售给患者。公开资料显示:在“药品零加成”以前,药品销售收入往往占医院收入的四成以上。这项改革推广后,诸多医院陷入亏损。这即是政府对药房托管保持沉默的原因所在。


   药房托管减少了公立医院的亏损,政府亦可减轻财政压力,而药企有望迅速扩大市场份额。药企、政府、医院,因此形成利益共同体。


   药房托管在财务方面的形态却是扭曲的。中标药房托管的企业,虽有供应商之名,为医院提供药房托管服务,反而还要向医院支付高额费用......





整改时间表


    药房托管弊端持续暴露,最终导致政策变化。清理药房托管,各省份已陆续进入执行阶段。财新记者获得一份由广东省卫健委和省中医药局联合下发的文件。这份《关于规范公立医疗机构药品供应服务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提出:2月28日前,各医院要完成查纠并上报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


     文件落款时间为2月2日。据财新记者了解,《通知》于2月12日(大年初八)下发至各公立医院。《通知》要求,各地市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督促医院进行整改,在3月15日前将核查整改情况上报广东省卫健委。


    一名医药企业高管告诉财新记者,药房托管的合同期限往往在五年以上。目前在广东省内,仅有两家医院的药房托管已经合同到期......



合同如何结束


    多名药企人士称,如果现在“一刀切”地终止托管合同,对药企来说,相当于一大笔钱“打了水漂”。



    药房托管合同期限往往在五至十年不等。多名药企人士向财新记者确认,医院往往要求药企在合同期的头一两年内支付较多费用,前期投入的固定资产费用更是必不可少。“前两年,药企支出一般要占到整个合同期总额的五到六成。”一名药企人士称。


    这意味着,从药企账本上看,在药房托管的前几年,其成本大于收益;之后几年,药企逐渐收回成本并实现盈利。据财新记者了解,广东省内绝大部分托管的药房,才运营不到三年,大部分还处于回本阶段,仅有少数药房盈利......

药品市场再洗牌


    从2018年起,诸多药企逐渐放弃药房托管业务。2018年6月,《证券时报》报道称,国药控股的相关人士表示,公司以前开展过药房托管业务,但因为“不赚钱,而且还存在政策风险”,已经不做了。此外,步长制药(603858.SH )亦于2018年6月发布公告称,拟调整药房托管业务。


    此次变局意味着药品市场或将进行新一轮洗牌。业内人士公认,中国的药品市场渠道主要有两条:医院药房的份额是大头;零售市场如传统药店、互联网售药等,约占两成。


   一名药企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在药房托管以前,一家三甲医院的药品配送企业,一般有30家到50家;之后,中小药企几乎从大型三甲医院退出。目前广东省内的医院药品配送,基本由国药控股、广州医药、上海医药、华润医药四大巨头瓜分完毕。


   该人士认为,行政命令严禁药房托管,将打破垄断局面,新增市场份额将释放出来......



“药房视界”版块网文征稿启事详见“公告栏”(点击查看)。联系人:Yumi;电 话:023-89809901;QQ:2510614998;E-mail:2510614998@qq.com。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