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病管理是个香饽饽,零售药店如何与社区药房共享?

日期:2018-02-06    作者:甄明会    来源:茂林之家        分享 :

时下,零售药店都在谋求转型升级,因为虽然药品零售市场的春天已经到来,但真正成长的这个过程却依然免不了风吹雨打,痛苦而漫长,需不断探索。


首先,近年国家舞起了一系列动作,为医院处方外流开路:2014年,探索“患者凭处方到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自主购药的新模式”;


2016年,“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


2017年,“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随着医药分开、零加成等政策持续深推,处方外流已是大趋势。医药电商、零售药店特别是连锁,对处方市场早已垂涎三尺,都在积极承接或准备承接这个香饽饽。


此外,是分级诊疗的影响。政府强基层,将基层医保药品目录扩充,将大医院的慢病人群等病源引流到基层,让病人不再在大医院续方,从而推进分级诊疗的落地


此短彼长


社区医疗机构(注:基层医疗机构包括:城市基层医疗机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及农村基层医疗机构——乡镇卫生院。本文提及的“社区医疗机构”专指前者)在分级诊疗推进的同时面临不少困难。零售药店可协同解决这些困难:


1. 社区药房规模和运营成本存在压力。药品数量、贮存和保管都需要资金投入和人力投入(药师),而药店本身配有药师团队,连锁药店更有配送中心支撑库存。


2. 大医院和社区用药目录有差异。社区医疗机构受基本用药管制,药品品种结构单一、数量偏少、可选性不多,只能满足患者基本用药需求。而实力强的单体药店或品牌连锁药店,其药品一般多则上几千种,且有保健品、婴幼儿奶粉等大健康产品。是故药店可以作为社区医疗机构用药的有力补充,拓宽社区用药的广度,满足患者疾病衍生延伸的额外需求。


举个例子,二孩时代,做父母的都关心奶粉等食品安全问题。父母可先在社区医疗机构由医生(或营养师)分析评估小孩的健康情况,进行科学的营养指导,指令到达社区零售药店,药店将有品质保障的奶粉或营养品配送到家(家长也可到店自取)。


3. 药占比的限制和药品零加成政策对社区医疗机构也有一定压力。笔者认为只要利益分成上谈妥,社区医疗机构会愿意和零售药店合作。


再举一例,上海推行长处方(社区签约病人诊断明确、病情稳定、需长期服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一次开具4周以上的“长处方”)。假如社区零售药店可以承接社区长处方业务,病人将凭处方到药店定点长期购药,药店长有长做,其所得利益可与社区医疗机构合理分成。

综上,社区医疗机构的发展存在明显的短板,零售药店可补其之短。



取长补短

社区药房的发展,无非三种:保持独立、被托管、被剥离。


1. 社区药房保持独立,那么多会面临上述发展困难和压力;同时零售药店也可能与其竞争,并且零售药店有可能升级为药诊店、DTP专业药店等模式,提高竞争力。


2. 社区药房被托管,托管企业有可能为实力强的单体店、品牌连锁药店、医药流通企业(因为存在历史的配送关系,有的企业已开展社区服务中心现代医药物流延伸服务)。


但药房托管这种形式,存在涉嫌垄断和产权问题,目前只是过渡产物。托管合作的过程,也难免涉及到利益输送,存在政策风险。


3. 社区药房日后被完全剥离,零售药店可以设置社区用药(基药)专柜承接社区用药业务。已升级为药诊店和DTP药店的,可进一步定位升级为智慧社区药店,与社区医疗机构通力合作,为智慧社区(民政工程)居民协同提供高效优质的医疗服务和专业药学服 务。


笔者梳理了零售药店和社区医疗机构可能的合作模式:齐头并进


处方外流的趋势是不会变的。在社区医疗机构处方市场政策未松绑前,药店可以尽快升级为药诊店、DTP药房等新业态,提升药事专业服务,尽早布局,以迎接巨大的社区处方市场和慢病管理市场。


想象一下,将来,社区医疗机构药房和仓库剥离后,可以更加专注医疗:小病诊治、慢病预防、护理、康复管理等。零售药店线上将配备有值班医生团队,作为线下社区医生的补充和学术援助,且线下配备首席药师协同社区药师,线上也有值班药师团队援助,开展处方审核、购药指导、指导合理用药、用药记录追踪、用药安全、药品不良反应信息收集、不良事件风险预测等专业药事服务。


将来,社区零售药店能存活下来的可能只有两种:一是小而强的特色单体店,占少数;二是大而雄的品牌连锁店,占多数。


存活的社区零售药店或将都升级为上述复合型的药店业态,即“社区药房(基药专柜,基础)+DTP药店(自费新特药)+药诊店(第三方平台电子处方、在线问诊)+多元化大健康产品(婴幼儿奶粉、精品中药、健康食材、老年人保健养生品、健康智能硬件等)”的健康管理中心式药店。


目前,我国慢性疾病的患病率和死亡率在逐渐上升。而慢性病人对社区的粘性很高,药店和社区医疗机构的合作可以抓住这点,聚焦定位慢病,带动慢病诊疗服务、慢病用药服务。两方可共建慢病管理区(诸如社区健康管理中心、社区康复中心等),拓展新的利润点和增长点。


比如,原有社区药房的地盘可以发展为慢病管理区(可以设有健康测试区、有氧运动区、营养用餐区、心理咨询门诊、戒烟门诊等)。由医院提供专业人才和专业服务(慢病管理师、康复师、营养师、心理咨询师等);由药店提供康复器材、运动场地、测试仪器、健康产品等。


结语


目前社区药房与零售药店的合作还存在困难与挑战,有的是系统性障碍:


1. 政策不明。社区医疗机构属公立体制,和零售药店合作需要政策的允许支持。目前尚无明确规定社区医疗机构的药房可以和零售药店进行合作。各地卫生主管部门和社区医疗机构也需要进行利益整合,需要多方多番谈判较量。


2.医生利益。药品仍是医生收入的重要来源。基药制度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医生回扣,但随着大量的基药进入,有的医生还是经不住回扣的诱惑。所以,既得利益者是反对处方外流的,这与大医院的情况相似。


3. 承接社区医疗机构处方外流的成熟的第三方信息平台还没出现;零售药店的处方药医保结算还没打通;日后零售药店基药专柜的交税、国家如何补贴等等问题上没有对策。社区层面的“三医联动”医改还得打个问号。


但长远来看,药店和社区医疗机构的“联姻”,还是值得期待的。社区,乃至基层,是广阔天地,零售药店存在机会,应该有所作为。但真正去打开社区处方市场,需等待处方外流政策出台。汪国真的诗这样写道:“到远方去/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前景看上去似乎很美,让我们静候东风。


“药房视界”版块网文征稿启事详见“公告栏”(点击查看)。联系人:Yumi;电 话:023-89809901;QQ:2510614998;E-mail:2510614998@qq.com。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