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连梅: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可以走得很远

日期:2017-06-06    来源:爱问医联       分享 :

近日,新浪微博上,一群药师正受到广泛关注——在中国从来默默无闻的药师一职,受到微博网友的热议及好评,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中国第一药师”冀连梅。作为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师,她同时也是微博百万大V,在健康领域药师博主中关注热度排名第一。


在新浪微博科普6年来,冀连梅笔耕不辍,发布了大量科学实用的用药科普文章,她还会根据粉丝及患者需求发布文章,对患者的提问也非常认真,不厌其烦地进行回复,但多年来仍有不少关注者将她称作是“冀医生”。“我每次都得纠正,但我发现单纯凭我一个人确实很难让大家对药师这个职业完全的有一个感官上的认识。”冀连梅有些遗憾。


为了让更多人认识到药师对大众健康的重要性,冀连梅牵头做了一款咨询平台,命名为“问药师”,同时根据药师和医生的本质区别提炼出一句话,以反映平台的基本立场:“看病找医生,吃药问药师”。


一、国外药师地位高


从协和医科大学硕士毕业后,冀连梅分别在2001年和2007年考取了中美执业西药师资格,在北京国际SOS救援中心和美国新泽西沃尔玛连锁药房担任过药师。


这是她对于美国药师工作性质非常熟悉的原因:“海外药师的地位一直很高,药师在医疗中起到的作用也很被重视,所以在国外工作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个职业是非常有价值的——公众认可度和信任度都很高,而且能真正帮到患者安全合理用药。”


在美国,药师的人力成本很贵,该职业年平均工资在10万美元左右,日常工作绝不只是机械发药。“一方面药师需审核医生处方,我们会进行四查十对,以保证这张处方是对症的、没有差错的,如果有问题需让医生修改处方;另一方面,当把药给患者时,药师要对患者进行个体化用药教育,指导患者正确地使用药物。”冀连梅补充道:“还有一点,比如一些贵重药品,可能可以不开、或不对症的,那么药师也有权利指出来让医生改写处方,否则医保不报销这笔药费,这在国外叫做PBM(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我国医保亏空很大,药师这个控费作用目前也还没有发挥出来。”


2009年回国,冀连梅得知北京和睦家医院早在1997年就把取药的小窗口变成了开放式的咨询台,专为患者用药提供一对一的详尽指导,她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家美国投资人按美国医院标准建立的国际化医院。


二、国内缺乏药师发挥作用的土壤


加入私立医院时,冀连梅的亲友们很不理解:“你一个协和毕业的研究生,又有在美国工作的经验,为什么要去这样的医院呢?”2009年,在民众心目中,私立医院口碑总是和“不正经”的民营医院、甚至莆田系医院紧密相连。


但在当年,冀连梅在国内公立医院的药房实在是找不到能发挥药师真正作用的位置。对于这个现象,无论面对媒体采访还是微博公开谈,她都很直白:“用全球视野看,药师的作用主要是把关处方上药品的安全、有效、经济。不该开的药建议医生不开,开错的药建议医生改写,有疗效好又便宜的药建议医生用经济实惠的。国内没有这个土壤,是因为我们国家长期的医疗体制主张‘以药养医’,药师的作用跟医院想要盈利的目的相悖,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整体药师行业不被重视;并不是患者不需要药师。”


即使作为国内最知名的药师,冀连梅亦坦言,在和睦家的药师门诊的咨询量目前并没有被约满。她分析原因有二:“药师身份的长期弱化让老百姓不了解药师能做些什么;其次,目前各种医保体系暂时还没有纳入药师服务,当要自掏腰包时,患者也倾向于不去使用这种服务。不过这种情况很快会得到改善。”


今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座谈会,部署全部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其实医改就是把以前医院卖药品变成卖服务。”冀连梅谈了自己的理解:“开始重视服务后,一定会抓医疗质量,抓医疗质量又会抓用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是药师可以发挥作用的契机。”


冀连梅去年参加了北京药师协会和美国药师协会联合办的药物治疗管理培训班,还接受了他们的师资培训。“我将作为药师培训师资,在国内和北京药师协会以及北京市医管局一起启动针对北京门诊咨询药师的药物治疗管理培训。”冀连梅透露:“北京市医管局已经在市属的二十二家医院里面推出了药师咨询门诊,服务付费相信也会逐步纳入到医保,因为这个服务是有价值的。”


冀连梅表示,她参与的药物治疗管理培训的项目已经得到了国家卫计委的支持,未来药师培训及药师咨询门诊将会在全国进行推广。她相信:“这是下一步要走的路。‘国内药师被忽略’的情形会得到明确的改善。”


三、无心插柳的个人品牌


北京和睦家医院院长盘仲莹在《中国人应该这样用药》一书的序中如此评价冀连梅:“她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书写了全新理念的药师岗位职责:为服务的社区和公众传播科学、可信的用药知识……期待冀连梅的努力和成功激励更多药师服务社区、走进家庭。”


确实,在冀连梅之前,未见如此细致循证的药师走进大众视线。


早在2011年11月,冀连梅就开始利用微博向公众普及用药常识,运营仅一年多,发布了大量科学实用的用药科普文章,这些博文已经多到可以编辑成书——她撰写的《冀连梅谈:中国人应该这样用药》于2013年出版,是持续了4年风靡全国的畅销书,入选当年“第五届中国图书势力榜”,今年仍有余温,获得了人民网主办的健康中国年度十大健康图书奖项。


其实六年前开始做科普时,冀连梅从没想过会做出一个“品牌”来。“我的初心就是单纯想要做科普、普及合理用药,毕竟国内滥用药的情况在当时是普遍存在的。一步一步走过来,这个品牌实际上是无心插柳的结果。” 冀连梅认为,哪怕用药科普只改变了一个人,这份付出和投入都是有价值的。


虽未刻意运营个人品牌,但冀连梅仍有一些经验和心得愿与同行分享。“对我来说,专职、专业、专注是最重要的。专职就是说我是药师,我一直强调我可以指导用药,但我不能做诊断;专业指的是循证实用,也就是用证据来说话,给大家以科学的用药方法,并不是道听途说,更不可能是伪科学等不靠谱的东西,给出的建议要实用,给予受众实实在在的帮助——也属于专业的范畴内,在告诉民众哪些药不能用的同时,要告知能用什么,应该怎么做。”冀连梅顿了顿,强调最后一点:“还有专注。我不会跨行业做科普,也不会跨专业做科普、不接受厂家的赞助、也不为了利益写软文,一直兢兢业业专注于普及安全合理用药的知识,不带任何功利色彩地做纯粹的用药科普,这是专注,也可以理解为无欲则刚的执着。”


微博从零关注写到了105万关注人数,微信公众号从零关注写到了40万关注人数,冀连梅坚持了6年的科普工作,写出了两本畅销科普书的内容,目前第三本书也快完工。个人品牌树立后,她感受到了明显的益处,大家都认识了她,她能够做更多事情,弊端亦明显:“影响力越大,社会责任就越大,相应的所要承担的这个压力就会越大。”


在近日一篇博文中,她坦称:“作为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职业女性,我努力平衡着女儿、妻子、妈妈、药师、科普作家、讲师等多重身份的工作,虽累但也快乐,毕竟是在做一件惠及公众有价值的好事。无奈一个人的能力有限,我做到极限也就只能做这么多了。每天面对微博微信里上千条的用药咨询,我理解网友们期待回复的焦急等待,但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


四、看病找医生,吃药问药师


写科普以来,冀连梅的自媒体平台内容全都由她个人运作,虽然持续发布文章,但发布频率并不高,只是有空才做,大概一两周才更新一次。“但是未来一定是不一样了,因为现在有这么多的优秀药师在一起,接下去我们应该会有更多的科普文章推出来,所以以后可能会每周推三次或者四次文,也会出现更多有关用药主题的科普进行免费推送。”


冀连梅承认自己从未想过要做一家公司,以前更多的是想做一个专业人士该做的事情,比如以专业人士的身份去写科普,而且她很享受这个身份:“这是用我觉得很舒服的方式来给大众提供服务。”


除了免费科普外,冀连梅凭个人之力在新浪爱问医生的平台上有偿帮助了868人,好评率高达100%。


但是慢慢的她也开始接受一个理念:一个人是可以走得很快的,但是一群人是可以走的很远的。“我做科普做了六年下来,还是不断有人称呼我做医生,我不断的在给大家纠正这个称呼,告诉他们我是药师,但是单纯的凭我一个人很难让大家对药师这个职业有正确的认识。”


由于国内一直弱化的药师地位,冀连梅一开始对是否会有药师朋友加入问药师咨询平台很没有底气:“一开始我只在我的朋友圈试探性地邀请药师,我并不知道他们会否积极响应,意想不到的是,大家都投入了大量的热情来参与。”药师朋友们对这件事的热情其实超出了她的预期:“我每天都会收到很多药师给我发来的简历,大家都非常想加入到这个团队中来,这也让我非常开心,也许我早应该着手做这件事。”


对于药师行业的未来,冀连梅很有信心:“我想我必须是和一群人一起往前走,这样药师职业才能够走到公众的视野中来,才能够走得越来越远。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患者信任药师,药师的明天也会越来越好!”


“药房视界”版块网文征稿启事详见“公告栏”(点击查看)。联系人:Yumi;电 话:023-89809901;QQ:2510614998;E-mail:2510614998@qq.com。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