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上信息翅膀 处方审核撑起保障患者用药安全大梁

日期:2020-01-22    来源:健康界       分享 :

“转变”是北京积水潭医院药学部副主任张威这几年工作中的一个关键词。

每天单纯与药品打交道,穿行于药柜与调剂窗口间是二三十年前医院药学部门的常规景象。近些年,药学部门转型与药学服务发展势头强劲,不少像张威一样的药师,工作职责也发生了转变。

其中,将审核医生处方的“关口”前移,就是代表。

由亡羊补牢转向未雨绸缪

在药品发放过程中,药师把关是全球通则,药师有义务和责任对处方进行审核,对有潜在风险的处方进行干预和纠正,并且有权拒绝发药。

我国《处方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药师经处方审核后,认为存在用药不适宜时,应当告知处方医师,请其确认或者重新开具处方。药师发现严重不合理用药或者用药错误,应当拒绝调剂,及时告知处方医师,并应当记录,按照有关规定报告。”

早些年,医疗机构中的药师会在发药窗口对处方进行审核,一旦发现问题,需要患者返回门诊让医生进行修改后,拿着药品退费单到收费处退费,再返回诊室由医生重新开具处方。

这个繁琐的过程增加了患者就医的时间成本,同时增加的还有患者的不满情绪以及医疗纠纷的发生概率。

在此背景下,不少医院为了避免引起医患纠纷,药师审核处方时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非一些严重用药错误,其余都会通过,久而久之处方审核就变得形同虚设。

此外,药师发药前,在对处方点对点审核时,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药师能力的参差不齐。高级职称,中、初级职称药师发现的问题是不一致的。同时,医院级别比较高、人力投入比较多的审核就比较严格,医院级别较低的可能审核就比较宽松。据张威介绍,医院还会通过处方点评体系,对部分已开出的处方进行事后抽查点评,找出处方中存在的潜在风险,以避免日后发生同样的问题。

2018年开始,这种有些“亡羊补牢”色彩的处方审核方式开始转变。

2018年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医药管理局等联合发布《医疗机构处方审核规范》,其中第四条规定,所有处方均应经审核通过后方可进入划价收费和调配环节,未经审核通过的处方不得收费和调配。

《规范》明确将药师的审方行为前置,在医疗行为中由医生开具的处方需先由药师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患者方可交费拿药。其与过往最大的区别是,明确了审方后才能交费,避免了因为处方不当而“折腾”患者。

处方审核流程对比

智能审核的“以一当百”

规则变了,新的问题来了。

以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浙大一院为例,医院年门急诊量近500万人次,在新的审核模式下,药学部如何才能每天游刃有余地面对门诊8000~9000张处方以及住院部的上万条医嘱?

“如果没有信息化,单纯靠人肯定完成不了。”浙大一院药学部主任卢晓阳曾告诉健康界。

面对年龄、疾病、症状等都极具个性化色彩病人,如何设置规则才能让信息系统精准、快速的判断医生为其开具处方是否安全合理,是一时间摆在医院药学部主任面前的难题。

2018年1月,北京积水潭医院在国内较早开始使用处方前置审核系统,调整门诊患者就医流程,实现了全部门诊处方在患者交费前审核,及时、有效地拦截了不合理处方。

患者的这份安全保障,来自于积水潭医院药学部整理的6000余种药品说明书,药学部又将其拆分成800万项审核规则,并结合7000余篇临床指南形成了用药医嘱审核模块的核心审核标准。

大型医院的药品成千上万,加之每个患者自身情况都有所差异,每一条处方都有其独特性,即便是被系统拦截的,也很难找出太多的共性。“目前,药学部每天会有药师对审核未通过的处方进行处理,总结完善审核系统规则,并每月对数据库进行一次更新。”张威说。

经过不断实践,积水潭医院的处方审核软件还优化建立了具有自身特色的、能区分通则与个例的精细规则库,且结合实际工作过程中出现的“假阳性”“假阴性”结果不断加以维护完善,并对适应证、用法用量、给药途径严重错误及配伍禁忌 、用药过敏风险内容进行个性化改造。

浙大一院的药师们,也想法设法“啃”动了处方审核规则设置这块“硬骨头”。

“规则要紧贴临床,无效信息要少,每条提示都要有价值、有意义。”据卢晓阳介绍,经过不断完善优化,目前,浙大一院的审方系统设计有8个级别。其中,8级为最高级别,患者存在用药禁忌症等情况属于这一级别,出现这个级别的处方系统会直接拦截。临床中常出现的超说明书用药等情况多属于6~7级的警示水平,需要药师人工进行审核判断。对于5级以下的处方,系统会审核通过,但计算机后台会对处方进行保留,药学部会定期整理统计分析,以便系统可以随时进行更新调整。

在强大的信息平台支持下,如今的浙大一院药学部平均每天只需人工审核处方400~500张,以确保最终交到患者手中的药物和剂量合理、安全。

家庭用药,不可忽视的“最后一公里”

处方审核只是保障患者用药安全过程中的一环。

“用药安全的范畴很广,从药品出厂开始,到运输、储藏再到服药的方法、时间点,处方审核只能避免发生致命的用药错误,而想要患者用药更加安全,还要管理好患者用药的全过程。”张威说。

不久前,中国医院协会药事专业委员会发布的《医疗机构药学服务规范》中对于医疗机构处方审核服务进行了规范,其中明确,现阶段医疗机构处方审核对象只包括本机构或合作单位医师开具的门急诊处方和住院医嘱,处方形式包括:纸质处方、电子处方和病区用药医嘱单。

这意味着,在审方系统中,患者在院外的用药信息与医院医生开具的用药信息还不能无缝衔接,存在审核盲区,不能及时发现这部分用药隐患。

另一方面,对于慢性病较多或有其他特殊服药史的患者来讲,也很难通过一张处方就知晓他在用药过程中存在的风险与问题。张威直言:“对于日常用药较复杂的患者我们建议他们到药学门诊来请药师帮忙重新厘清一下用药,这样可能会更安全。”

而对于年老的慢病患者的用药安全,除了医院药学门诊,长期的家庭用药管理或许可解燃眉之急。

健康界了解到,位于广州的中山一院已经开展了以APP为载体为慢病患者提供长期用药服务,来保障慢病患者用药全过程的安全。

对于张威而言,如今她工作的重心也更多的被转移到了出药学门诊以及配合科室探索如何合理分配药师资源为居家慢病患者提供长期的药学服务上。


亲爱的药师们:如果您想分享贵院的处方点评实例与分析,可与我们取得联系,同时您也可以对以上处方,进行再点评或分析。联系人:Yumi;电话:023-89809901;QQ:2510614998;E-mail:2510614998@qq.com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