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绿万枝红,榴花如火开

日期:2020-07-30    作者:王丽英    来源:中国药房网       分享 :

别院深深夏簟清,

石榴开遍透帘明。

树阴满地日当午,

梦觉流莺时一声。

——宋 .苏舜钦《夏意》仲夏端午时节,人间处处门悬艾、插菖蒲辟邪祛毒,可知石榴花也是端午时分的明星之一呢。

古时,人们认为红色辟邪,而在五月初五端午这个“五毒”尽出的日子,石榴花开得红艳似火,理所当然被人们认为是吉祥花,并将其纳入“天中五瑞”(艾草、菖蒲、石榴花、蒜头、龙船花),对抗五毒。

据《帝京景物略》载:从五月初一到初五,家里的女孩子都会打扮得漂漂亮亮,折一枝石榴花簪在头上,以避五月之“毒”,祈求健康。石榴花作为端午传统习俗的一份子,它可妥妥是一名“外域”美女。

石榴原名安石榴,产于当时隶属中国王朝的西域之地——安石国。张骞出使西域将其引入内地。西晋?张华《博物志》云:“张骞使西域,得安石国榴以归,故名安石榴。”安石,是古波斯的属国,今乌兹别克的布哈拉和塔什干。

汉使张骞在西域安石国期间逢该地天旱,门前一棵原本繁花怒放、色艳如火的石榴树日渐枯萎,他不时担水浇灌,使其枝叶返绿,榴花复艳。张骞完成使命后回中原,他不要国王赠送的豪礼,却请求带回门前的石榴树,国王欣然应诺。哪料归途遭遇匈奴人拦截,冲杀中石榴树失落。张骞回到长安,众人迎接之时,一位红裙绿衣的妙龄女子气吁吁、泪滴滴地向张骞奔来。众人皆惊,女子至张骞面前双膝跪倒:“大人,中途遭劫,使奴未能一路追随,奴不图富贵,只为报浇灌之恩。”说完女子不见,一棵花盛叶茂的石榴树站在眼前。张骞恍然大悟,忙将石榴树好生安植在花园中,自此中原大地就有了石榴树。元代诗人马祖常有诗赞张骞,像仙人一样从海上飘然而回,并带回珊瑚一样漂亮的石榴花:“乘槎使者海西来,移得珊瑚汉苑栽。只待绿荫芳树合,蕊珠如火一时开。”

榴花之红惹人喜爱,国人向来喜欢红,便有许多人在自家庭院种上一两棵石榴,那一树明艳艳的榴花明媚地照耀着人们的心,带给人们红火火的希望。

石榴花不但生得貌美,而且还是一味良药。 

清代《分类草药性》中载:“治吐血,月经不调,红崩白带。汤火伤,研末,香油调涂。”

《福建民间草药》载:“治齿痛,水煎代茶常服。”

《野生药植图说》:“治中耳发炎,防止流脓。”

《医方考》卷三记载“榴花散”:榴花晒干,为末。吹入鼻中,主治衄血不止。

《圣济总录》记载“石榴花散”:用石榴花半斤,石灰一斤止血止痛,治疗金疮,俱刀斧伤损,出血不止。

各医家大都认为“榴花之红,有使入血;榴花之涩,可使止血。一夫当关,此药近之”。

石榴花的传说北欧神话中美与爱之神芙蕾雅与夏日化身奥都尔结为夫妻,随着时间流逝,奥都尔渐渐厌倦了和芙蕾雅一起的生活,离家出走。从此之后,芙蕾雅一人孤独地守在家中,伤心落泪:她的泪水滴在石上,石为之软,滴在泥中,深入地下化为金沙,滴在海里,则化为透明的琥珀。经过了无数日夜,奥都尔仍没有回来,芙蕾雅决定出门寻找。她流着眼泪走遍了世界各处,最终在阳光照耀的南方安石榴树下,找到了奥都尔,那时芙蕾雅快乐得像新娘一样,无比甜蜜。自古北欧习俗中新娘都是戴安石榴花的。石榴花石榴科植物石榴的花。多破碎,压扁,用水湿润后展开,全体呈狭钟状。花萼筒钟状,革质,红色,顶端6裂,裂片呈三角状卵形,花瓣6,与萼片互生,倒卵形,鲜红色,质地柔软多皱;雄蕊多数,花药黄色。气微。味酸、甘,性平。入脾、肾经。可收敛止泻,止汗,止血。用于治鼻衄,中耳炎,创伤出血,月经不调,牙痛,吐血。

人们对石榴花情有独钟,殊不知石榴皮、石榴叶也都是中药。这位西域来的美女真真是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人间难得!

《雷公炮炙论》:凡使石榴皮,或叶,或根俱勿犯铁。不论干湿,取来以浆水浸一夜,待干用,其水如墨汁也。

《本草汇言》:石榴皮,涩肠止痢之药也。能治久痢虚滑不禁,并妇人血崩、带下诸疾,又安蛔虫。盖取酸涩收敛下脱之意,与诃子肉、罂粟壳同义。

《太平圣惠方》载有方剂——石榴皮散:酸石榴皮、龙骨、诃黎勒各等分收涩止痢,主治赤白痢,日久不止。关于石榴皮还有个小故事:元代名医丹溪翁——朱震亨,有一书友腹泻,丹溪翁为其开具三帖服之无效,其学生戴思恭应求而诊断后说:“先生之方是对的,只在方中加石榴皮三钱一试,服后即愈。”书友服后果然,丹溪见之大喜。戴思恭后来亦成为名医,名著东西浙,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2015版《中国药典》载:

石榴皮 石榴科植物石榴的干燥果皮。秋季果实成熟后收集果皮,晒干。呈不规则的片状或瓢状,大小不一。外表面红棕色、棕黄色或暗棕色,略有光泽,粗糙,有多数疣状突起,有的有突起的筒状宿萼及粗短果梗或果梗痕。内表面黄色或红棕色,有隆起呈网状的果蒂残痕。质硬而脆,断面黄色,略显颗粒状。气微。味酸、涩性温。入大肠经。可涩肠止泻,止血,驱虫。用于久泻,久痢,脱肛。便血,崩漏,带下。虫积腹痛。

石榴叶《滇南本草》记载石榴叶:“治跌打损伤,敷患处”。《滇南本草图说》记载石榴叶:“煎洗痘风疮及风癞”。2012版《山东省中药材标准》载:石榴科植物石榴的干燥叶。春季或秋季采收,及时晒干。多卷缩,叶柄短。完整叶片展平后呈全缘,长椭圆状披针形,先端尖或微凹,基部渐狭。叶两面灰绿色或墨绿色,侧脉细密。质脆,气微。味酸、涩,性温。入心、大肠经。可收敛止泻,解毒杀虫,活血化瘀。用于泄泻,痘风疮,癞疮,跌打损伤,高脂血症,高胆固醇症。 石榴多姿也多子,古人有诗赞石榴:“雾壳作房珠作骨,水晶为粒玉为浆。”石榴曾被唐女皇武则天下旨封为“多籽丽人”,民间婚嫁之时,常于新房备切开果皮、露出浆果的石榴,寓意“多子多福”,而西方的亚当夏娃也曾偷吃石榴以“多籽多福”。石榴肚内这数颗种子晶莹饱满,好像数双亮晶晶的眼睛,也许就是这数颗“火眼金睛”,一扫之下令妖魔鬼怪无所遁形。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闲折两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 愿多年后,女孩们对于端午头簪石榴花的情怀,不仅仅是出于祈求健康的美好愿望,更增添一份对中医药的爱。中医药是我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守护好和传承好这块瑰宝。

作者简介

王丽英  山东省中药学术传承人,德州市中医院药学部药师。

关注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