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代明院士震撼演讲:感冒是我们治好的吗?所有的感冒不治也好

日期:2017-07-17    来源:e诊所       分享 :

“人的疾病,三分之一不治也好,三分之一治了就好,三分之一治也不好。比如最常见的感冒,感冒是我们治好的吗?所有的感冒不治也好。人类7000种罕见病,到现在是没药可治的。肿瘤占了人类1/4的死因,很多治了不如不治。”


——樊代明

樊代明,中国工程院院士、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副院长,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西京消化病医院院长,第四军医大学原校长


1/医疗的政策保障


新中国成立快70年了,没有一本“卫生法”,我们不能“无法无天”的干!


健康,包括医疗改革,我们的领导没有少讲,上上下下;我们的文件没有少发,大大小小;我们的试点没有少搞,星星点点。


但是为什么总是不满意呢?因为“医改”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中国工程院组织了83位院士,近100位各部委的机关干部,1000位专家,深入到290个省市、乡村,还派到国外10个国家进行调研,形成了一个报告,最近上送国家。


我们提出的意见可能不完全对,但作为专家来讲,我们提出来五条:


第一条,卫生一定要立法。新中国成立快70年了,没有一本“卫生法”,我们是法制国家,不能“无法无天”的干,也就“无法无天”的被杀。


第二条,因为健康事业涉及到方方面面,很多个部委都在管,现在是“政出多门”,我们必须要成国家成立一个“人口大部”,由国家直接来管理,可能情况就不一样了。


第三条,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美国可以拿出GDP的17%来搞健康,我们现在是5%,能不能取一个中间数,比如10%或者11%呢?


第四条,一定要有个三方的监督机构,比如:人大赋予足够的权利,像中纪委监督党中央党政干部一样,这样来监管,他们究竟干的怎么样。


第五条,要有一系列的行动计划,我们大致提出六大行动计划,有效的推进工作的发展,比如说慢病防控等等。


2/医学研究


我们发了大量的科学论文,最后与治病无关,这样的医学研究,这样的医学教育不改行吗?


我们用解剖刀把整体变成了器官,用显微镜把器官变成了细胞,又把器官变成了分子,然后在分子之间不能自拔,有医生告诉我“我是个搞分子的”,但是你搞了个分子和人没关系。难怪最近50年,诺贝尔奖自助的成果都是分子,没有人。这样下去能行吗?


我们不能永远在微观世界孤芳自赏,我们写了大量的科学论文,最后与治病无关。10年前统计了一个人在《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的101篇论文,到现在发现就1篇有用,剩下100篇都没有用。


我们传统的生理学快土崩瓦解,经典的病理学快摇摇欲坠,我们大体解剖,这么重要,已经后继乏人。传统的大内科、大外科,不复存在。医学与人文体无完肤,基础与临床隔河相望,医生离病人越来越远。我们本来恩人般的医患关系,现在成了仇人!这样的医学研究,这样的医学教育不改行吗?


医学实现了科学化,但丢掉了人文关怀;医学实现了现代化,但丢掉了先进性;医学实现了国际化,但是丢了民族性;医学实现了智能化,但同时丢掉了真实性。你说医学还是医学,你说医生还是医生吗?



3/生活方式


人要有规律,12点还加班,那是谋财害命啊!


什么事情都有规律,人是整体,离不开天,一个是自然,一个是社会,人离不开自然。天冷了加几件衣服,天热了脱几件衣服,反其道而行之,吃再好的药都没有用。人吸入的是氧气,呼出的二氧化碳,而树正好相反,呼吸的是二氧化碳,呼出的是氧气,你把树都砍光了,吸PM2.5还好吗?不仅人是这样,植物也是这样:向日葵围绕着太阳转,含羞草白天合,晚上开,不然就含羞了。无论是西安的杨柳,还是北京的杨柳都是3月份发芽,管你有没有红头文件,管你有没有领导讲话,全世界的深海鱼都那几天跑到长江繁殖产卵,没有互联网通知啊。


人的24小时,12个时辰都是变化的,中午12点是午时,生命力最强,我们拿来睡觉。晚上12点生命力最差,死人最多。我当住院医师时,我说12点吃完夜班饭,还要我值班。领导12点睡觉,让我们加班,那是要我们早死啊。


肿瘤为什么有的治得好,有的治得不好?因为肿瘤细胞每天开合几次,正常细胞也是每天开合几次,但是不同步的。你说你打针正好在正常细胞开的时候打,那不是谋财害命吗?我们女孩子的月经一定是月月红,你说你一月几次红,几月一次红,你说你受得了吗?还有我们的试管婴儿,都是算好了一种,双胞胎啊!


另外,人是社会的一员,人与人之间导致相互猜忌、相互的设防,你说你会过的好吗?难怪《黄帝内经》,用30%写的是医学,剩下都在写其他的。现在写分子的不写细胞,写细胞的不写分子,写细胞和分子的又把人给丢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4/临床治病


人的疾病,三分之一不治也好,三分之一治了就好,三分之一治也不好。


在这里我要纠正一个医生和病人的错误,医生说:有病就要治;病人说:病都是治好的。这是错的!人的疾病,三分之一不治也好,三分之一治了就好,三分之一治也不好。比如最常见的感冒,感冒是我们治好的吗?所有的感冒不治也好。人类7000种罕见病,到现在是没药可治的,只能终止妊娠。比如肿瘤占了人类1/4的死因,很多治了不如不治。


医学只有几千年,人类已有几百万年,那以前人没有医学是怎么过来的?动物有医生吗?只有宠物才有医生。你看到过一个背着药箱的老虎到处跑吗?有种能力叫自愈力,但是有医学之后,人体的自愈力大幅下降,一个小小的伤口都要化脓啊,都要用抗生素啊。总有一天人类无药可治。人总是要死的,人是老死的,有的是病入膏肓,但是我们还要治。老百姓一辈子存了那么点钱,都在最后半年被花光了。


所以一个又一个医学模式的出台,但是这些医学都是在局部的发力,要解决医学全局的问题可能不行。因为医学出来,科学还有很多比科学重要多的多的在里面,所以将来一切和人体有关知识都应纳入医学,所以未来必然是“整合医学”。


5/医学分科


现在的医生分科越来越细,出现很大问题!


医学分科越来越细,现在走向了极端,那么我们有问题了。我们过去给病人会诊,都是说人家得了什么病,现在全国医院会诊都是说得的不是什么病。我们给一个病人会诊,病人躺在这。这科医生说,这病和我们无关,那科医生说这病也和我们无关,二十几个学科都走了。我跟病人说你起来吧,医生都说你没病,你躺在着干啥呢?


现在病人病了到医院找不到合适的医生。所以综合医院急诊科,重症病人误死10%!所以现在什么是最好的医生?ICU医生是最好的,因为他什么都会,第二好的就是刚毕业的医学生,他刚学完什么都会!


所以我们要还器官给病人,还症状为疾病,从检验回到临床,从药师回到医师,要身心并重,要医护并重,要中西医并重,要防治并重。这样才叫医生,这样才叫医学。


6/医学生培养


现在兽医的分数线比医生高120多分?这不是胡闹嘛!


我们中国医学从以前的跟跑到现在的并跑,那我们中国的医学未来一百年能不能领跑?医学要是想站在世界的顶峰,一刻都不能少了它的新思维。为什么现在天气预报老是出错,就是逻辑思维出现了问题。一个老农民从外地回来说,今天晚上必然下雨,结果下雨了,他说他就觉得天气很闷。你说他懂科学数据吗?但他能抓住真理。再比如,蚂蚁搬家,蚂蚁一搬家就下雨,你说蚂蚁懂什么科学数据,但是它们掌握真理。


所以医生都是需要高智商的,在国外都是读完大学才允许读医学院的,按照我们现在就是读完清华北大,才能读兰州医学院。而我们现在高考750分,他考个360就混进来了。你说以后你找他看病能行吗?一个智商比你还低的医生能看好吗?如果我们培养不出来好的医生,或者说医生只能看病,看不了人,这又是怎么样的?


7/说好医生标准


能处理例外和意外的医生是好医生,剩下的都是跟着吃饭的!


科学是必然性但医学常有偶然性。科学是强调百分之百和百分之零的结果,而医学是不一样的,从百分之零到百分之百任何可能性都存在。所以我们总是出现例外和意外。所以什么是好医生?就是能处理例外和意外的医生是好医生,剩下的都是跟着吃饭的。


我们用科学共识形成指南,但不能以偏概全。我们现在医生都用指南给你看病,所以你要特别的小心。指南是什么,指南是老医生总结的,只能覆盖80%,还有20%覆盖不到。还有我们现在中国的指南4%是中国人的材料,96%是从外国人抄的,洋人吃羊肉、喝洋酒能和我们一样吗?现在指南都到8版了,我说7版就可以了,他说7版有错,6版有错,5版有错,1版全是错,那你拿这个看病能行吗?指南只能供我们参考!


医学并不等同于科学,医学不止是科学,还有比科学更重要多的东西。我们只能以科学的理论帮助医学,但不能束缚医学,我们用科学方法研究医学,但不能用之误解医学,我们用数据助诊疾病,但不能用着取代医生。


我们的形势发生了变化:


过去是传染病,现在是非传染病;

过去是营养不良,现在是营养过剩;

过去是年轻性,现在是老年性;

过去是生物性,现在SARS、禽流感越来越多了,是环境性、社会性;

过去我们能治就治,治不了就死了;

过去简单,现在变成了复杂;

过去是早期的,现在变成晚期的;

过去是单器官的,现在是多器官的;

过去是器质性疾病,现在是跳楼的越来越多;

过去是我们治好了病就算了,现在我们还要保健康。

所以,医学的形式在短时期内发生了如此深刻的变化,都发生在我们身上,你说我们抓住那么点科学够吗?如果还这么做,我们将出现很多大碰撞。


8/延伸阅读


樊代明:说医学就是科学,我坚决反对


01 医学是什么


从40年前学医时,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但一直未得满意答案。


说医学不是科学,一是我不愿、二是我不敢、三是我不能。但要说医学就是科学,这是我坚决反对的。


医学与科学相当于两股轨道上奔驰的列车,宽度、材质、动力模式、速度都不一样,一列不能涵盖一列,一列更不能取代一列。尽管时有交集,但通过交点或交接地带后,就需要在各自方向上继续奔驰,最终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人类利益服务。


02 数据分析,对医学来说,还远远不行


一个人的细胞数远远超过上万亿,每个细胞又由成千上万的基因、蛋白或代谢物组成。人体就像一个黑匣子,任何一个小问题、小刺激都会导致人体做出系列复杂的反应,这种反应超过平衡的极限就会生病。


想诊断疾病,需要医学数据分析,但必须是扎实可信的数据,而且需要稳定可靠的分析模型,才能获得可靠可重复而令人信服的结果。这对于科学来讲可能已足够了,但对医学来说,还远远不行,因为即使这样的结果,还需要有经验的临床医生来解读分析和判断。我们只能用科学的方法来利用数据,尽可能地逼近医学的事实,但绝不能直接与医学的事实画等号。


最近几十年,临床医学的发展有两个最受瞩目的方面,科学或基础医学的成果用到了临床领域:一个是检验医学,一个是影像医学。一个从细胞深入到了分子基因,一个从一维发展到了四维影像,从而使医学诊断水平大为提高。然而,这也引发了大量年轻医生的依赖性,严重影响到高水平医学人才的培养。


“数据复数据,数据何其多,哪个更真实,谁也不好说”。


这往往是临床医生每天碰到的真实现状。因为数据不是人体,数据不是疾病,数据不一定是诊断证据,数据也不一定是治疗效果。数据可能反映事实,也可能偏离事实,从而误导医生的判断。用科学的技术得到的数据多数是:瞬间的、直接的、生理的、客观的……而医学实践遇到的实况却是:长期的、间接的、心理的、主观性的……二者相差甚远。数据分析的结果和事实之间可能存在偏差,这些偏差有可能是人为造成,也可能是系统偏差,如有人发现喝咖啡与胰腺癌发病之间高度相关,可能是胰腺癌的病因。但深入分析发现,对照组中有很大一部分病人患有胃溃疡,是因为怕病情加重,几乎不喝咖啡,所以,二者其实并无关系。由此可见,我们把两种相关的就叫做因果关系,这在科学上可能是合理的,但在医学上那会犯很多错误或很大错误。


03 若抽去了人的本性,医学就失去了灵魂


古希腊哲学家希波克拉底说过,“对于一个医生来说,了解一个患者,比了解一个患者患什么病重要”。若抽去了人的本性,医学就失去了灵魂;若抽去了人的特性,只剩下其中的科学,那就成了科学主义。


疾病可引起病人各种不舒服的感觉,如痛、麻、痒、胀等,这也是病人求医的动机。但是,由于各种生理和心理因素,同一刺激在不同病人身上的感受,和忍受程度是不一样的,这是病人的主观感觉。


不同人的主观感觉差异是很大的,几乎每一个人在不同生理状态,对各种不舒服的感觉都是不同的,比如战士在战场上受了重伤,却毫无知觉,继续冲锋陷阵。又比如同是急性阑尾炎,绝大多数人表现为转移性右腹部痛,但婴幼儿的表现可能是啼哭,拒奶甚至嗜睡,老年人对疼痛感觉迟钝,甚至化脓穿孔、生命垂危还感觉不到疼痛…主观感受有时是因人而异的。


你也许经常会听到医生说,如果不发生变化或治疗显效的话,你的情况会怎么样。乍一听来,这对病人好像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医生的能力或者给自己留有后路,其实病人是按“科学”的规律在思维问题,而医生在按医学的规律在思维、在回答病人的“科学问题”。而医生的一系列心理活动,包括对疾病的认知,对病人和疾病的态度,对预后的预测及与病人的交流能力等,都会影响病人的预后。


在临床上,有很多病人喜欢找教授专家看病,因为他们更相信教授专家的诊治水平。而年轻医生与科主任说同样的话,病人则更愿意相信科主任的。


听说有一个牛皮癣的患者,10个医生给他开的都是同一种止痒药,可只有一个开的有效,就是病人信任的那一个。这就是俗话说的“信则灵”,其实这完全是心理作用。这也提示我们,医生除了能用好药,开好刀,治好病外,还要有良好的沟通能力。


希波克拉底说“医生的法宝有三样:语言、药物和手术刀”。他把语言放在了第一位。目前医疗环境,医患关系紧张,其实有很多都是由于,医生的沟通和少数病人的心理障碍造成的,解决这道难题的根本办法是:医生要将生理与心理整合成双刃剑,才能在复杂的生理与心理疾病的处理中游刃有余。



关注我们 :